武安胜迹 - 文物古迹 - 韩一清夫妇合葬墓志铭解析
韩一清夫妇合葬墓志铭解析
 

文物古迹 加入时间:2013/5/22 15:58:10 来源:admin 访问量:3595

 

20105月,实验中学修操场,出土一块康熙50年的方形墓志铭碑,墓志铭的主人公叫韩一清,乃夫妻合葬墓志铭。据碑文“夫妇合葬于西南”推测,韩家乃武安城关人。

本人喜欢研究民间文化,对此块墓志铭碑颇有兴趣,经过仔细辨认,精心抄录下来,以便和大家分享。现此墓志铭碑已经被我市文物保管所收藏。

查《武安县志》(民国版),确有韩一清其人,在科第表(清代)中有如是记载:“韩一清,康熙三十三年甲戌年,岁贡。”不仅能查到韩一清,而且在墓志铭中涉及到的许多人,比如卞钟李喆李求宁李莘、韩昌裔、王休兹在县志中均可查到。实物和历史文献相互印证,更增加了文献的真实性和可读性,墓志铭的发现更丰富了武安历史文化的内容,填补了一项空白。

遍查武安历代县志,包括嘉靖、天启、康熙、乾隆、民国五部县志,算起来墓志铭和神道碑将近20篇,里面绝大多数人物的功名和官位都比韩一清大,最小的也是七品,比如明代户部尚书正二品郭资(进士)的神道碑,承德郎户部主事正六品郭重(举人)的神道碑,户部员外郎刑科都给事中从五品宋之韩(举人)暨宜人孙氏合葬墓志铭,开原兵备道山东按察司正四品张广汉(进士)墓志铭,福建道监察御史正七品冀体(举人)墓志铭,山西清吏司郎中正五品白芬(举人)墓志铭,甲子科举人内阁中书舍人从七品张腾表墓志铭,像韩一清这样的岁贡生的墓志铭在历代武安县志里一篇都找不到,因为他只是个岁贡生,也没有做过官,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在县内充其量算个有学问的读书人,而且像他这样的“五贡”出身的人多如牛毛。基于此,在县志里像他这样出身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收录其墓志铭。据文管所同志介绍,武安历朝历代那么多墓志铭碑如今都没了踪迹,这次出土的这块墓志铭碑不仅填补了实物碑刻的空白,也为历代武安县志注入了新的文字记载,为多层次研究武安墓志铭提供了新的佐证。

明朝大规模移民,武安很多人都是从山西洪洞大槐树下搬过来的,韩一清的始祖得春也是永乐年间移民到武安城的,到韩一清已经传了十代。其间韩家“豪杰梃生,贤才辈出,富而盛,贵而显者指不胜屈”,韩一清的父亲韩孔昭也是个读书人,称得起“县学领袖”,在父亲的教诲下,加之韩一清聪慧过人,勤奋学习程朱理学,20岁参加童试,很顺利地通过“县试”和“府试”,取得了“童生”的资格,后又通过了 “院试”,考了第一名,取得了“秀才”资格,算是有了功名因为秀才分三等,成绩最好的称廪生, 所以韩一清被授以廪生”。当上“廪生”后,他完全可以到省城参加乡试,获得一个正儿八经的“举人”资格。可不知道怎么回事,韩一清考了 30年,始终也没有考取举人,看来青少年时期学习好,结婚生子后学习可就一般了。直到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都51岁了,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资格的“廪生”。按照明清惯例,老资格的“廪生”岁数大了,就要自然晋级为“贡生”,这一过程叫做“挨贡”。 韩一清弄了一个“贡生”,才算秀才出贡,相当于在府、州、县学毕业,成了国子监的监生(俗称太学生),取得了出仕做官的资格。

可还是不知道什么缘由,或许岁数大了,或身体有病,或是轮不上,不管怎样,直到康熙四十七1708年)66岁的韩一清去世,他还是什么官都没做。碑文中说他是 “岁进士”,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进士,而是对于“岁贡(生)”的一种雅化的别称。“岁进士”作为一个雅称,可以写在“私家性”的族谱和碑文里,却不能用于正式的文书中。碑文中还说他是“候补外翰林”,其实也不是真正的翰林。明嘉靖中,李攀龙、王世贞结社刑部,与正规的翰林院分庭抗礼,被当时人外翰林”。到清朝 外翰林”这一称谓被广义为地方上文化高,有德望,而未入仕的士人。韩一清能被称为“外翰林”,在地方也算难能可贵,至少说明他的“德性文章”名冠乡里。

    碑文除了介绍韩一清少年聪慧,取得功名外,还特意交代了他的“天性孝友“和”乐善好施”。他去很远的地方为母亲挑水,焚香敬天以代父居,父母去世时,他竟然三天勺水未进。办丧事的一切开销,都是他一人承担,绝不累及胞弟。他捡到金钱能主动归还失主,看到溺水者能主动伸出援助之手。凡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穷苦人有求于他,他都能尽全力帮扶。

   韩一清的为人处世,是和他的“贤内助”李氏分不开的。妻子对其影响颇大。

李氏在碑文中称为孺人。明清时,孺人为七品官的母亲或妻子的封号,也用妇人的尊称。二品以上称夫人、三品称淑人,四品称恭人、五品称宜人、六品称安人。韩一清没有做过七品官,孺人在这里应是对其妻子的一种尊称,碑文中也提到李氏为“待赠孺人”,也就是还没有被正式封为孺人。

李氏是武安处士有德才而隐居不愿做官的人)李桓的长女,从小受到了良好的家教。婚后更是克尽妇道,相夫教子,勤劳节俭,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还是经常周济穷人和亲朋邻里。碑文中未记载韩一清有其他偏房,可见二人情感甚笃,恪守一夫一妻。韩一清生于于崇祯癸未年 (1643三月二十四日子时,卒于康熙四十七年1708十月十五日辰时,享年66岁。孺人李氏生于顺治乙酉年1645十二月初七寅时,终于康熙四十八 (1709年十月十二日申时,享年65夫妻二人相差2岁,年月日时四柱、八字具详,一个属羊,一个属鸡。适逢朝代更替,一个生在明朝,一个生在清朝。丈夫先走一步,第二年妻子便追随而去,几可谓“同生同死”。

韩一清,长子韩质,娶生员张大知可惜早早去世了。子韩昌裔,太学生,娶生员白檀,生子顺。一个孙女 嫁给了贡生遴选训导李莘的二儿子李日景。孙子韩顺,聘贡生王璊的大儿子太学生休兹闺女为妻。还有一个小孙女,尚幼,没有出阁

    以上可知,古时候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最讲“门当户对”了,“门当户对”是当时社会观念中男女婚嫁衡量条件的常用语。基本上是富人找富人,当官的找当官的,有功名的找有功名的。绝对不能错位,错位了男女双方都觉得丢人。韩一清为“贡生”,所以寻的两个儿媳,都出自生员家。一个孙媳妇出自贡生家,一个孙女嫁给了贡生家。

     李氏去世两年后,到了康熙501711三月十一日(公历428日),正是天气清和,春暖花开时节,二儿子韩昌裔在县城西南找了块风水宝地,把二老合葬在了一起。请人撰写碑文、书丹墓志铭,并篆额。

    墓志铭是一种悼念性的文体,更是人类历史悠久的文化表现形式。墓志铭一般由“志”和“铭”两部分组成。“志”多用散文撰写,叙述逝者的姓名、籍贯、生平事略;“铭”则用韵文概括全篇,主要是对逝者一生的评价。可以是自己生前写的,也可以是别人写的。

   昌裔首先找到了与他父亲交情最深,彼此熟识的好友,武安县儒学训导卞钟,请他为父母撰写墓志铭。

卞钟在《武安县志》(民国版)职官表中能查到:“卞钟,开封兰仪人,岁贡,康熙45年任武安儒学训导。”明、清时的儒学训导,是个很小的,不入流的官,他的上司是儒学教谕(相当于教育局长)。各府、州、县学均置训导,辅助教授、学正、学谕教诲生员。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篇墓志铭就出自这位儒学训导之手。写的还算不错,“志”部分言简意赅,条理清晰,逻辑流畅,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韩一清夫妇一生的生平事迹,持家,德行操守等叙述得非常明白。

“铭”部分以韵文形式概括全篇,64个字,通篇押韵(ang),对逝者进行了总的评价,更显显示出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文采。内容如下:

鼓山苍苍,洺水洋洋笃生贤哲,名冠于常经明行修,岁荐于乡孺人贤淑,家业克勷同年尹姞,佐馈姬姜兰芬桂茂,为国栋梁相彼九泉,窀穸允臧贤风叔德,山高水长。
    书丹,指先用朱笔在石上写所要刻的文字后泛指书写碑志。昌裔又请本县赫赫有名的人物,原任江南苏州崑山县知县,子科举人李喆为其父母书写墓志铭碑。李喆的字为楷书,柳体,苍劲有力,不亏为举人出身。查《武安县志》(乾隆版)仕宦表,有其记载:“李喆,康熙壬子年(1672)举人,江南昆山县知县。”不仅如此,还有李喆的个人传记,可见此人并非等闲之辈。

传记如下:“李喆,武安人,字中涵,生而颖异,积学善文,康熙壬子年登乡荐,受昆山令,邑称难治,至革耗羡,决疑狱,勤慎自持。越一载,以父年近九旬,坚志告归,家居以孝友称,性恬淡,不干外事。虽至耄年,手不辍卷,精研邵子六壬易学,决疑靡不立应,举乡饮大宾,卒年八十。”

    李喆告老还乡后,闲居家中,不与外人交往,耄耋之年还手不释卷,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研究北宋哲学家、易学家邵雍六壬易学,并被推举为“乡饮大宾”。所谓“乡饮大宾”,是民众把治家有方、内睦宗族、外和乡里、义举社会、有崇高社会威望之人推荐为乡饮大宾,县府每年从财政支出十两官银用于举办乡饮大宾活动,以弘扬其风节,彰显社会和谐温惠。如此看来,明清时期的 “乡饮大宾活动和如今的“和谐社会”理论不谋而合。

   碑额上所题字多用篆书,遂称篆额”,韩一清墓志铭的“篆额邑庠廪膳生员李求宁所写。《武安县志》(民国版)职官表中有记载:“李求宁,本城,雍正四年(1726)贡生,任陕州训导。”在为韩一清书写碑额时他还是个廪生15年后,和韩一清一样,通过论资排辈的自然晋级,终于挨成了贡生。和韩一清不同之处在于,他到千里以外的陕州当了一个小小的儒学训导。

韩一清夫妇合葬墓志铭(原文)

    

皇清岁进士候补外翰林讳一清,字秋水,韩老年兄暨待赠孺人李氏韩老夫人合葬墓志铭。敕授登仕即武安县儒学训导年家眷弟卞钟,顿首拜撰。敕授文林即原任江南苏州崑山县知县,由壬子科举人眷弟李喆,顿首书丹。邑庠廪膳生员眷晚生李求宁,顿首篆。
      余于丙戌之秋末铎武邑,凡绅士之家无不来往,而与秋水年兄则称莫逆,杯斚之余又溯渊源,知累世君香,河朔望族,又令仲子太学生讳昌裔,来渴执弟子之仪,勤勤恳恳。余两人可谓相得甚欢矣,以故知公之存心,见公之行事,为最悉。越二年,而戊子冬十月公以疾卒,闻讣之日,中怀痛悼。虽躬为致莫,而人琴之感其何忍忘焉?越己丑,孺人李氏亦卒。又二年辛卯其仲子昌裔始卜于县治西南谋和葬焉。持公状以志铭嘱余,余与公最厚,知公最深,弗克以不文辞,爰是约略生平而为之志且铭焉。按公讳一清,字秋水,其先本晋洪洞人也,自前朝永乐时,始祖讳得春迁于武而居焉,十传而至公,其间豪杰梃生,贤才辈出,富而盛,贵而显者指不胜屈,公父孔昭公领袖膠庠,广行阴德,后嗣克昌有由来也。公生而颖异,才识过人,书理程朱为本制,获以金陈为宗方,弱冠而童子试辄冠军,旋授以廪生且天性孝友,远取水奉母,焚香敬天以代父居,父母之丧勺水不入口者三日,一切衣衾棺椁之具独立备办,毫不累及胞弟,非天性孝友者而能若是乎?又素性好施予,还书客遗失之金赠漳河溺水之侣。凡亲友贫乏者求无不应,而亦不责其偿。公之德性文章拜重乡叩,申戌次明经领岁荐,虽公之好修,则然乎其所得于孺人泛相助者不浅耳。孺人李氏系已故处士李公讳桓长女,敬戒秉遵母训聿,从于妇,归于公,克尽妇道。诵鸡鸣以相夫,和熊丸以得子,虽家道少丰而俭朴如故,且不具论。其平日怜贫心切,凡亲邻妇有求必应。亦如夫之乐施焉。亲古之陶母鸿妻何多让哉?不意公先卒,而孺人亦相幽而终,所谓同生同死者不于兹益信耶。公生于前朝崇祯癸未年三月二十四日子时,卒于康熙四十七年十月十五日辰时,享年六十有六,孺人李氏生于顺治乙酉年十二月初七寅时,终于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十二日申时,享年六十有五。育子二,长公讳质,业儒,娶生员张公讳大知女,俱早逝无出。次公讳昌裔,太学生,娶生员白公讳檀女,生子曰顺。孙女一,适岁贡生遴选训导李公讳莘次男李日景。孙男顺,孺聘贡生王公讳璊长男太学生讳休兹三女,孙女一,尚幼,未字。今卜吉余,康熙五十年三月十一日合葬于县治西南,因勒诸石而铭之曰。
 鼓山苍苍,洺水洋洋,笃生贤哲,名冠于常,经明行修,岁荐于乡,孺人贤淑,家业克勷,同年尹姞,佐馈姬姜,兰芬桂茂,为国栋梁,相彼九泉,窀穸允臧,贤风叔德,山高水长。
       孤哀子韩昌裔暨孙顺孙同泣血立。

 

                   赵贵清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