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 戏曲文化 - 浅淡戏剧化妆的目的
浅淡戏剧化妆的目的
 

戏曲文化 加入时间:2013/5/21 16:00:30 来源:admin 访问量:4009

 

王素平

戏剧是一门综合艺术,它包括文学、导演、表演、美术和音乐等表现形式。化妆是角色创造过程中显示其特征的主要手段之一,这也是化妆艺术的主要任务和目的。

戏剧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以演员为主体,运用语言、歌唱、形体动作等方式,塑造出具有独特性格特征的人物形象,并在这些人物的精神世界外,还要探索能反映人物精神世界的外貌特征,这就是化妆造型的工作。从这一点看,表演与化妆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是一种互相依存而又互相激发的关系。

在社会生活中,一个人的言谈举止、仪态风度、衣着打扮等结合在一起构成了这个人的外部形象特征,这种特征反映了他的种族、职业、阶层、生理和心理的特点及当时的风尚,这些都将成为我们塑造人物形象时的重要参考。

舞台化妆是在戏剧演出的特定条件中,以剧本为依据,运用化妆手段在演员的基本外在条件上,塑造符合剧情要求的人物形象的一种艺术。之所以成为舞台化妆,是因为它具有如下特点:它的展现场所主要是舞台,而且是在由布景、灯光等创造的符合剧情的典型环境的舞台上表现。其次是观众在一定距离外直接观看,由此舞台化妆就有别于电影和电视的化妆方法,电影是通过摄影机摄制成影片后,用放映机投射在银幕上与观众见面的,人物形象被放大许多倍,所以,电影化妆就必须适应人物在远、中、近景及特定时的要求,尽量做到细致而具有真实感,任何夸张的描绘都会损害人物形象。电视是通过屏幕把人物形象展现给观众,所不同的是电视屏幕远比电影银幕要小,也不如电影准确细致,色层少、照度反差大,对某集中色彩过敏等,因此要求电视化妆要线条细致,色彩对比要弱,照度差别不要过大,尤其不能使用红、蓝、浅绿等颜色。总之,电影和电视的化妆要求真实,不能过分夸张。而舞台化妆则要求色彩比较鲜明和一定程度的夸张,因此就有可能运用绘画、雕塑等造型原理,较大幅度地改变演员的外形去塑造剧中的人物形象。

舞台化妆包括话剧、歌剧、舞剧、曲艺、杂技和戏曲等。在这些舞台演出中,戏曲是历史最悠久,有着浓厚民族特点的戏剧艺术。我国的戏曲舞台艺术,是世界艺术画廊中的精品和瑰宝,是对我国悠久历史文化的继承和展示,因而历来受到人们的喜爱,博得广大观众的好评。从本质上说,戏曲舞台艺术形象的塑造,主要是凭借人物的唱、念、做、打及情节的发展而展现出来。当然,也必须辅助以灯光、服装、道具,为所塑造的艺术形象提供一个展示空间,规定一个典型的艺术环境。本文所论及的戏曲化妆,同样也是塑造人物形象、展示人物性格所必不可少的有效手段。

为了适应表演的程式化需要,逐渐形成了按行当来反映人物性格的外貌特征,主要有生、旦、净、丑数行。每个行当也按各自的特点规定了程式化的妆面,特别是净角的脸谱更是变化无穷,多种多样,而且极度夸张。这种独特的塑造人物的手法随剧目一代一代流传下来,形成了一种鲜明的传统技法。在传统的戏曲演出中,不同的舞台艺术形象,有其不同的脸谱,而不同的脸谱显露不同的人物个性。白脸的曹操给人以奸诈表象,红脸的关公给人以英雄色彩,这首先要归功于化妆的效果。人物的化妆是人物内心世界的直接流露,作为视觉艺术,它有语言难以表达的艺术效果。同时,它又是个性化和典型化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完全可以说,没有戏曲化妆的个性化与典型化,便不会有鲜明生动丰满的、有血有肉的舞台艺术形象。

戏曲化妆是直观的,是对艺术形象的个性化与典型化的展示,是对人物性格的概括,是对人物形象定向发展的规定,是帮助观众思索的参照。还以曹操为例,观众一睹那张大大的惨白的脸,就会想到阴险、狡猾、奸诈、凶残,甚至会脱离剧情,联想到现实生活中某个或某些特定人物。这个现象,很能直接说明戏曲舞台化妆的艺术精髓所在。

戏曲化妆和生活化妆,是极不相同的两个概念。从历史渊源上来说,戏曲化妆可能源于日常生活化妆,这是因为日常化妆的动机也有显示人物性格的一面。但我以为,日常生活化妆的终极目标是美化,是对美的追求与刻意模仿,为达到此目标,日常化妆经常运用掩饰这一手段,而戏曲化妆不是为了掩饰。从某种意义上说,戏曲化妆不仅追求表象的美,而且还要用颜色、线条绘画人物形象,显现人物性格,它采用的是超现实的艺术手段。当然,它有别于影视艺术的化妆,因为影视艺术的化妆,要源于生活、忠于生活,绝不会在脸上浓墨重彩。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舞台艺术的化妆是以演员为对象的造型艺术,它要使“这个”变换成“那个”,使演员成为舞台艺术形象,带着鲜明的个性与性格走向观众,而不是让演员以本来面目走向观众。

既然化妆造型的任务是塑造剧中人物形象,就应从剧中人物出发,以现实生活和剧本需要为依据去改变演员外貌,达到塑造可信的艺术人物形象的目的。近期在全国进行巡演获得一致好评的大型魔幻剧《黄粱梦》中,笔者担任该剧的化妆造型设计,其中的主要角色卢生在整个剧中跨越了多个行当。前期饰演的赶考小生,干净的妆面,身穿蓝色道袍,头戴小生巾,给人一种青春活泼、求学上进的形象;中期饰演挂帅的武生,头戴帅盔,身穿靠,札靠旗,飒爽英姿,威风凛凛;后期饰演年迈宰相的老生,面戴胡须,老态沧桑。笔者运用化妆手法在该剧中对卢生不同时期的造型赋予了个性和风格,给观众呈现出一个人物在不同时期的形象,这都是通过化妆手段所达到的表演目的。因此,化妆人员必须认真研究剧本及剧中人物的特点,按特定环境把握人物的主要特征,防止脱离人物,脱离生活,脱离性格特点的公式化倾向。舞台上的典型环境和气氛是由布景和灯光创造的,服装又是人物造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对化妆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对此,化妆要加以考虑,从而选择和它们相协调的表现手段。

化妆造型的手段可分为绘画法与雕塑法,绘画的技法是基本方法,是按照绘画的基本原理运用线条、色彩在演员的脸上根据生理规律进行绘画而改变演员的外貌,使之符合剧中人物的要求。雕塑法是按照雕塑的原理运用塑造、粘贴、牵引和佩戴等方法完成人物造型。无论以上哪种方式都要由绘画法统一整体形象。化妆手法技术很多,如钩织、修剪、吹风、卷烫等等,这就要求化妆人员要有正确的创作思想,同时要懂得绘画、雕塑的原理,还要掌握各种技术,才能创造出符合剧情要求的人物形象。

 

摘自《邯郸文化》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