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安胜迹 - 红色文化 - 河底人民抗日烽火纪实
河底人民抗日烽火纪实
 

红色文化 加入时间:2012/3/17 15:46:13 来源:刘振年 访问量:1347

 
 

  一、

日军的反动暴行

 激发了抗日热情

1938年,日本侵略者占领了革命老区河底村。他们首先在该村制高点南场,架起机关枪向村西一阵扫射,共产党员刘新柱为掩护群众转移不幸中弹牺牲(其子刘保仓后加入十三团,亦壮烈牺牲)。鬼子又将该村东场药王庙辟为临时据点,把庙前的打谷场用砍来的整个大树头头朝外围成一圈,鬼子兵在里面集合、训话,呜里哇拉的,横气十足。

当时,武北(安)县第五区区长刘聚旺(又名刘德贵)和县农会主席刘思均为河底村人,区委机构不定时进驻该村,常在一些骨干分子的家里开会议事,该村的支前、参战、党的活动等亦颇为高涨。因此日军恨之入骨,曾多次袭击河底村。一日,由于汉奸告密,疯狂的日本兵抓去我村四十多名村民,边走边用枪托和木棍殴打。其中我村刘日的(人称黄日的),被鬼子捆绑着殴打,在前街打了一阵,走到河铺又打了一阵,后被带到北河底保公所内,继续殴打逼问党员名单。黄日的谎称:“解开我,我就说。”原来黄日的自幼习武,身手娇健,平常腿绑砂袋,当我军有紧急事宜或需刺探敌情时,就派黄日的前去跑腿儿,从河底到县城,黄日的解开砂袋,撒开“飞毛腿”,一个时辰就打个来回。当鬼子解开绳索时,黄日的嘿嘿一笑说:“我不知道。”鬼子随即棍棒相加。反应敏捷的黄日的,迅即从窗台上抓下两块砖头,左挡右蔽,上蹦下跳,只见两块砖头似流星般上下翻飞,鬼子打到就蔽到哪,一下也打不着身体,但两手手指却是鲜血淋漓。弄得鬼子哭笑不得。随后,鬼子又把全村老少一起赶至北河底黄河场,把抓来的四十多名所谓“可疑分子”排成一溜,让他们的家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毒打。敌人用鞭子抽,用枪托、镢把挨个打,有的被打得大小便失禁,一个个遍体鳞伤,可他们除了向鬼子大骂和吐唾沫外,始终没有人屈服,没有一人说出一个党员的名字。后来,这些人又被带到武安城里的宪兵队,继续打,几天不给饭吃,有的还被灌辣椒水,整整折磨了近四十天,后经我方多次营救,才得以脱险。后来,敌人又抓去我村张顺的、张来的二位村民,被抓到玉泉岭炝楼后,一无所获,二人即被枪杀。北河底候明喜在坦岭坡上被日军抓住后,疑为“八路”,被带到武安城宪兵队百般拷打,后竟被活埋。

日军的暴行,未能扑灭我村人民的抗日战火,村民们纷纷参军参战,投入到伟大的抗日斗争中。他们中,有跟随刘邓大军、南征北战、英勇杀敌、屡建奇功的全国杀敌英雄刘子林;有挺进大别山,解放林县等战役中光荣牺牲的烈士张富山、刘二用、刘正月、刘毛冈、刘付庆……

  二、

深入敌后偷袭战

破坏敌人运输线

为配合反扫荡,有力地打击敌人,1942年冬,在区长刘聚旺的领导下,受皮定钧将军统一指挥,我村民兵和群众配合区干队、武工队等抗日武装,常常深入敌后,展开破袭战;埋地雷、割电线、拔电杆、填封锁沟、掀铁道……而最艰苦最劳累的就数抬铁轨了。当时,日军为掠夺我县磁山一带的优质铁矿,修筑了邯郸至磁山铁路。一天夜里,我村民兵和群众三十多人,前往午汲、行孝(今行考)附近掀铁道。乘着夜色,安好岗哨,一行人轻车熟路地就卸下一截铁轨,然后悄无声息地抬起铁轨就走。你猜要把这家伙抬到哪里去?要抬到涉县鸡窝铺(鸡鸣铺),一来是不让鬼子找到它重新使用,二来是为我们自己修铁路作准备。从午汲到鸡窝铺,约有百十里山路,全凭人抬肩扛,现在想想都不可思议,但为了早日赶走小日本儿,他们个个不怕劳累,不知疲倦,一杆人抬着几十米长的铁轨,不听人说话,只听脚步响,向西一口气就冲上坦岭坡。他们沿着高低不平、曲里拐弯的山路,经河底、赵庄、郭口、马步等村庄,一直抬到涉县鸡窝铺村的南沟。一路摸黑赶路,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休息也不敢多停留,生怕鬼子发现后追上来,又怕天亮前赶不到目的地,那样就会前功尽弃。只见远处的山影和近处树木的黑影匆匆向身后退去,他们只觉脚下生风,犹如小跑一样,有的汗水侵透了衣服,就干脆光了脊梁,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寒风刺骨的冬天;有的肩膀上压出了深深的血印,但仍然咬牙坚持,无一人吭声。等完成任务,把铁轨掩埋好,天已快亮,一个个累得四肢瘫软,连回家的力气也没有了。

 

 

三、

地雷之战威力大

炸的敌人脑开花

由于日寇多次进行犯河底村,我村民兵和八路军战士一起,在村口主要地段和村外山顶、沟坡等地点,都埋设了威力很大的地雷,并派有专人看管,一发现鬼子来犯,便及时组织群众转移。1943420日,驻扎在玉泉岭据点的日军和伪军共80多人,又一次进犯我村。他们不走大路,而是从黄岭山、房堰峧一带,翻山越岭抄近路直逼河底村。敌人首先占领了我村村东的佛峪山(大垴顶),该山山势陡峭,在这里可以俯瞰南北河底全境。敌人发现在群众向西河方向逃避,便在山顶的大柏树下,安放好机关枪和掷弹筒,向着逃难的人群开炮,“咚”的一声,一颗炮弹恰好落在了官店坡前的一棵椿树上。而近在咫尺的人们,竟无一人伤亡。也是敌人的气数将尽,当人们回首观望时,只听大垴顶上“轰”的一声巨响,我们在山顶上埋下的一颗特大号的大地雷被敌人踩响,只见山石横飞,烟雾升腾,当场撂倒敌人一大片,炸死炸伤日伪军好几个。据老人们讲,当时敌人的肉丝子挂得满树都是。惊魂未定的日军早听说河底村的地雷怕着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伪军们更是吓得抱头鼠窜,不敢露头。鬼子们只好抬起“皇军”的尸体挑着膏药旗滚回据点去了。这是日军最后一次进犯我村取得的“战绩”,从此,再未敢踏进河底村半步。194353日的《新华日报》对这一大快人心的事件做了报道。至今,山顶上的那棵古柏依然挺立,树身上的弹孔仍清晰可见……

  四、

声东击西回马枪

打的日军无处藏

抗战时期,冀察游击第二支队司令王天祥,“七·七”事变后,曾率部驻扎于万安村。王力主抗日,英勇善战,所向披靡,人称“王老虎”。日军闻之胆寒,曾一度不敢从万安一带经过。王天祥为人和善,爱护百姓,常去周围村庄体察民情,熟悉地形。不料一日夜间,寻机报复的日军偷袭了万安村。没有戒备的王司令紧急应战,但鬼子的火力很猛,终因寡不敌众,王司令率部突围,队员们被打散。王司令带着几个随从,由万安村东经鱼鳞沟撤退到河底村。半夜里,敲开了村民老旺的家门。老旺见其身后的警卫手持双枪,知其真是王队长(群众中有的不知道其真实身份),忙请进屋。问明原因,老旺不由怒火中烧。老旺原是我村早年武少林成员,亦是抗日积极分子,逐找来我村民兵骨干吴起的等人商议,大伙一听,皆火冒三丈:堂堂王大队长,战无不胜,何时受过此等窝囊气?一个个血气方刚,摩拳擦掌:“打它狗日的一个回马枪!”随即召来十几位民兵,清点了一下人数,约有三十多人,看看武器,也只十我条枪和几捆手榴弹,干!遂立即动身,从我村西河、麻岭一带,直插万安村西,他们兵分三路,由西、南、北三面同时进攻,还未站稳脚跟的日军哪会料到有神兵天将?黑灯瞎火地突然遭到三面夹击,不明就里,不熟地形的日军,只好向东面溃退,丢下几具尸体,连滚带爬地逃回县城老窝去了。

 

(根据我村老人口述整理)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