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安胜迹 - 文物古迹 - 文物研究 - 行吟路上系列之———伯延的宅院
行吟路上系列之———伯延的宅院
 

文物研究 加入时间:2010/12/30 14:21:57 来源:admin 访问量:1349

 

     视剧《大宅门》和《乔家大院》内发生的许多故事,或许也曾在这里发生过。可是谁知道呢,这里的故事似乎早被人们遗忘,连当地都少有人记得了。

清同治六年即公元1867年清明前一天,武安城南10公里的伯延村下了四寸厚的雨雪。棉种下了地,多半不生,天寒,别的庄稼村里人也不种了,怕种了白种,就想等等。随后一百多天,干旱不雨,赤野千里,粮价飞涨。到立秋前13天等来一场透雨,这场雨使“泽深尺余”,也几乎使人凉透了心。节气太晚,这个时候下种还行吗?种谷子还是种荞麦更应时?村里人做法各异,有种谷子的,有种荞麦、黍子和茭草的,也有什么都不种单等种麦子的。到九、十月间,凡下了种的人家都有收获,“每亩麦四斗,谷一石,黍稷一石二斗,高粱九斗,茭草六斗,荞麦一石,杂色豆五斗”……只有棉花没收。

“丰年可庆,而由歉转丰更可庆也”,伯延村的徐养正当年有感此事,写下“晚丰记”,文字朴实,却寄深衷情怀。

徐家在伯延属大姓,能开风气之先。徐家祖上明朝初年由山西迁至武安,嘉靖年间“见此地龙腾凤飞鹄旋,遂徙居于此”。安居下来的徐家在康熙四十八年即公元1709年出了一位让伯延跟着脸上光彩的进士,当地县志记载他名叫徐诚身。

而今在伯延,还有人能说出哪所宅院是那所诞生进士的宅院。徐家而今在村里保存相对完整且成为邯郸市文物保护单位的一处宅院,以这样的面目出现在武安市文物保护所的统计材料上:“占地面积2400平方米,房屋100余间,砖石木结构,四套院落,砖石木雕多处,结构严谨,布局合理”。

徐家子孙枝叶繁茂,这处当地俗称“九门相照”的宅院当年为徐家所有,却说不上跟徐诚身和徐养正有什么关系,徐诚身仅仅留下一个名字而已,徐养正除了一篇文章,也未留下更多的个人信息。可以肯定的是,宅院的主人当年如果单靠种地为生,是盖不起此等规模的宅院的。

伯延“居鼓山之北,因村形如大雁,故名伯雁,后将雁写作延”;伯延的历史最早可追至宋元祐年间。而“武安最多商贾,厢房村墟罔不居货”,伯延出的第一个生意人是谁呢?清道光年间伯延设立集市,成为武安八小镇之一,此时伯延已是“经商者甚众,于县外经营商业规模巨大,尤以房、徐、朱为最”。

同周围村庄比,伯延并不明显占据地利。民以食为本,村民祖祖辈辈不忘延续耕读传家,秉承此风之际徐家也像村里的房家和朱家一样,在经商路上放开了脚步。

徐家第九代徐调聪已是“一代儒商”,“先是商贾于豫州,后又为商于济南”。遗憾的是徐调聪在经济上最终未大获成功,“时皆不遂,方归田里,务耕耘”。回到村里徐调聪待人接物宽度大方,德高望重,贫福皆敬仰,到老年之时被推举为文人代表,乡饮介宾;其长子徐兴周“体貌醇厚,与人相交,无占便宜”,也回村务农,陪侍父亲。

现在可考实的徐家发家史始于1770年出生的徐调聪的次子徐兴仁。做过太学生的徐兴仁后来被徐家尊为“锐意进取,创业东北之先祖”。“汲取父兄经商经验,寻求境外生财之道,开始往关外经商”,靠从父兄手中接过的独轮车,沿街叫卖百货,随后同人合伙在沈阳开设和发堂,方累积万金。

徐兴仁有四子。长子徐攀斗“贡生”,在河南创立药行,有冲天之志,却不幸短命;父亲早逝,徐攀斗的长子徐春光不得已断去科举念想,负起立家之命。

“处之泰然,不动声色,渊如也”。徐春光生而厚重,容貌端严,志量浑涵。“待人也,贫富皆以谦和处之,经理号事知人善任,无能欺以方者,号友有才士干者不惜多方成就之。以是人乐尽力于公。不特关外三省和发字号赖以扩充分庄至十数家,即陕西、山西、河南怀庆、邺郡且益开设绸缎药行十余处,非公之洞悉商务,独力维持,能如是乎?”

徐春光的成功也有赖于家人支持。弟弟徐春霆年轻九岁,帮他打理,50余年无间言,家中八十余口少长咸爱戴。妻子霍宜人“孝于翁姑,和于妯娌,待子媳以严,课马奴辈以宽,身处有余而衣食朴素,深明大体而闺门琐务处之得宜”。

1903年,71岁的徐春光病逝。他在世时,伯延的徐家处于欣欣的黄金时代。

伯延房家的黄金时代似乎比徐家来得早。

据说房家从清河县迁来,与此相去甚远的说法是房家迁自山西,原姓乔,后来改姓房。打上辈人那里听来的房家创业史跟徐家多有相同之处:最早在外做小本生意,“才过了年,就推着小车上路四处谋生,一直到大年三十夜才回家,到家胡子冻成一个冰疙瘩,鞋袜冻在一起,脱不下来,成了一个冰坨坨”。

乾隆年间房家在安阳创“祥顺公”老号,随后设立诸多分号,主要做绸缎生意,1930年代开封著名的德庆恒、德庆成、德庆兴、德茂恒“四大德”便是祥顺公总柜派生出来的;徐家那时在河南也有店,复和庆经营丝织品,德和庆经营药材。徐家在关外的和发堂药店后来经营不景气,接手的正是房家,房家将其改名为德庆增,由此始成为药商中的佼佼者。

许多关于房家的创业细节现在只能省略,只能通过房家后人的叙说接近房家当年的富有:房家的绸缎店分布在河南、安徽和西安等处,山海关外及西北地区大多数是药店,有70余家,沈阳有,佳木斯有,长春和四平也有,总之东三省都有房家的药店,房家和药店掌柜,按老规矩,三年一算账,房家按时拿钱,不管店务。

房家在武安城东关还有源兴德当铺,在伯延所置田产,最多时候有20顷,“20顷就是2000亩”,1931年出生的房鸿熙记得每逢中秋节,为房家看护水峪果园的小忠就赶着牲口驮着柿子、梨之类的山货来送,他听二婶说水峪果园范围很大,那里像世外桃源,风景很美,“小忠娶了房家的一个丫鬟,也算房家半个女婿”。

“雇工最多的时候,有2030名,他们住下处。有三四间长工屋,每屋有两盘炕,每炕睡56人”。房鸿熙小时候爱到下处听长工们讲故事,其中讲故事最好的一个人叫李牛,他是东北房家药店里的一个伙计,轮他回来休假,他不回家,还在房家干农活。

就像徐家人津津乐道为徐家打下基业的徐兴仁和徐春光,房家人津津乐道的是房五成和他的儿子房锦云。房锦云字尚絅,其人思想开明,不墨守成规,不但在伯延与徐家人联手创办尚德小学,在武安创学校教育之始,还因助学北京而为教育界领袖蔡元培所感佩。

“武俗尚房舍,建筑整齐为本邑特色”,如同当时诸多的中国村民,落户伯延的徐、房两家也难免俗,一旦走向富裕,便不会吝啬把财富用于建造宅院上。

在建筑样式上他们选择了北京人喜欢的四合院,四合院“这种布局方式适合中国古代社会的宗法和礼教制度,便于安排家庭成员的住所,使尊卑、长幼、男女、主仆之间有明显的区别,同时也为了保证安全、防风、防沙,或在庭院内种植花木,造成安静舒适的生活环境”。

他们选用当时当地最好的建筑材料。他们打山西请来最好的工匠。地基一米多高,上面用青石条,砌砖;样式讲究,一门三院四院;装修也讲究,有木雕砖雕,有地道暗门……

从伯延如今尚存的宅院,仍能望见两家黄金时代的背影。他们追求平安是福,他们在堂屋内挂上“平为福”的牌匾;他们祈望事事如意,如庄子所说“多福多寿多男子”,所以他们的大门之上有了“三多九如”的题额。

补记:不同时空下的伯延

伯延让我们着迷的不仅是它风韵犹存的宅院,是那些我们行走时随时落入目光并为之所牵引的墀头、滴水、瓦当、房脊、角兽、影壁等建筑部件,还有那些仍居于此或业已离开却仍时时怀念眷恋于此的人们。

时空总在变换,我们总能够在某一时空下读到不会变换的永恒。1943年农历正月初九,13岁的房鸿熹离开伯延。他说,当时伯延有三家点心铺,一家饭馆,一家银匠楼,一家理发店,一家丝铺,一家油坊……相当于一座小县城;当时房家有七八杆大烟枪,全靠药材铺子寄钱养活,祖父开小灶,母亲、婶子吃饸饹、面条和大锅饭,老妈子和佣人在大厨房吃。

可“没吃没喝,母亲去世,父亲在外”,房鸿熹不得不带着一个13岁孩子对伯延特有的记忆,到宁夏银川谋生,他家在那里有两处店铺。

徐福海小房鸿熹两岁,1945年他离开伯延到开封投奔做伙计的大哥,主要还是去那里上学。后来他又辗转于郑州和北京求学。1962年回到村里,原来住的房子不能住了,他便一直在徐家另一处老房住。他说,他家原先和堂弟一家共住一处两进的宅院,他家住前院,堂弟徐福厚家住后院。

1944年出生便一直生活在伯延的房鸿业跟房鸿熹也是堂兄弟,父亲房希天辅仁大学毕业后回到伯延,担当起房家长房长孙的角色。土改后他们搬出原先住的宅院;房家的一处宅院,原是房家停死人用的,平常搁几口棺材,别人忌讳,不敢住,他家住了进去。

房鸿熹最近一次回伯延是1997年秋天,是去看望村里的姑姑。他说,1950年代和1960年代回村,看到他家的老宅被用做了粮仓,1980年代回去,想再去看看那老宅,老宅住进了人家,可门锁着,进不去。这一次他等到住的人家开了门,进去了,可看到的景象和小时候记忆的景象对不上,已经面目全非,屋檐拆掉了,他记得原来屋檐下有精美的木雕,雕刻的是刘备招亲一类的戏曲故事,还有垂花门和屏风,可现在都看不到了,“心里感觉是另一番天地”。

“伯延的民居是我国北方少有的保存较好并规模较大的一个清代民居群落”,如今已是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和油画家的徐福厚,考上大学前,也一直生活在伯延,对村里的一草一木一房一舍他既感到熟悉亲切又满含深情,他说,“在至今保存完好的这些民居中,承载了丰富的历史信息,通过这些建筑的格局和一砖一瓦,可以想见先人们勤勉的劳作和宁静淡泊的生活,也可想像到发生在这里的波澜壮阔的历史活剧”。

在徐福厚眼里,伯延的宅院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和鲜明独特的风格特征,“不同于南方民居,比如徽派建筑的精巧灵秀,伯延的宅院呈现的是典型北方四合院的高大浑厚风格,多以二进、三进甚至以四进、多单元并列的形式存在,温柔敦厚中体现了北方文化深厚而博大的性格”。

“如果说北京四合院呈现的是宽敞明亮和温馨,那么伯延的宅院则以其高大,给人森严壁垒的感觉;同时又以生动丰富的檐、窗、雕刻等等建筑手段,调解了它的威严,为它赋予了温馨生动的生活气息。从北方民居建筑系谱中看,伯延的民居更接近山西民居,但仔细比较,伯延民居造型风格则更多了在浑厚之上的清秀幽雅,建筑的结构比例更显得严谨修长。

“从建筑美学来看,伯延民居具有极精美的审美特征。仔细观察,它的每一个局部与整体之间的关系,都是一个极其恰当精确的比例关系;每条线,每个弧度,都被经营成无懈可击的美轮美奂的审美秩序。同时,我们能从时光浸润之后的斑驳光影中,推想当年在青砖中隐显的深红;而翠绿的窗饰,则表现了建筑的优雅,散发着书卷气息”。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武安县志,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0年版;清式营造则例,梁思成著,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中国古代建筑史,刘敦桢主编,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年版。

统筹/执笔: 刘学斤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