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安胜迹 - 文物古迹 - 文物研究 - 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民间建筑群
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民间建筑群
 

文物研究 加入时间:2010/12/30 14:21:12 来源:admin 访问量:1233

 
 

——伯 延 徐 家大 院

徐天明

武安市伯延镇位于武安城南10公里处,这里的居民建筑,是冀南大地保存完好规模宏大的清代建筑群,建筑工艺独特、装饰精美,集中反映了地方建筑特色,现已被列入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

徐家大院是较为典型的建筑之一,俗称“九门相照”。

明清时期,徐家是伯延人,随着当时经济浪潮上升而闯入关东的。首创是推小车、背包、挑担经营药材行业的徐家大院创始人徐敬修在东北经商到50岁那年,“徐和发”生意越做越大,到鼎盛时,几乎覆盖东北三省(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当时经营模式以总柜下设分柜号,除沈阳“和发徐”外,新民有“和发同”、铁岭有“和发久”、法库有“和发昌”、营口有“和发泰”、哈尔滨有“和发魁”、“和发德”、“和发祯”,这些商号在佳木斯、福宁、尚志、四平、八面城、公主岭、阿城、通辽、双辽等地均有。在东北全境有“和发”堂号七十二家,有南霸天之誉,人们说,“东北只要有冒烟的地方,就有武安人”。

随着商机大发,伯延的徐、房、朱等商家往西口发展到张家口、宣化、大同、包头、兰州、银川直至新疆各地,往南通商到安阳、新乡、郑州、徐州、南京、上海至苏杭二州,因此,就有了“北开药铺,南开绸缎”之说。

那时候,当地人都想让孩子外出学徒做生意,就像现代人想让孩子上大学一样,认为只要生意学好了,这辈子发财致富就有希望了。因此,想方设法,投亲靠友,让孩子到名气大、生意好的柜上去。谁如果进了徐“和发”、“锦和”、“祥顺”等柜,就觉得十分荣幸,仿佛一生发财有望了,街坊邻里羡慕,闺女们说婆家,也乐于找这样的年轻人,所以,当时给孩子说媳妇时,总这样夸儿子说:

亲家母,不用说,咱孩儿住的是徐“和发”或亲家母,不用问,孩儿学徒在“锦和盛”或亲家母,您放心,咱孩儿现在“祥顺公”。

由此可以看出,徐、房、朱等家庭在当时都是名声大震的。

伯延最为兴盛繁华的时候,是中国正处于殖民地半殖民地时期。据记载,从道光初年到民国初年这段年份里,伯延曾设二等邮局,应付全国各地汇往伯延方面的银两,据说二等邮局吞吐量较大,生意兴隆,可谓“日进斗金”,俗称“伯延赛过小北京”之称。

清道光九年,年过半百的徐敬修有意兴建家园之意,他曾三次到北京,依照北京四合院以及故宫格局,回家后以重金招聘建筑名匠精心设计,据说故宫有房9999间,徐家大院有房99间,从规模上按比例缩小,但其格局基本相似,从第一进院落开始,各院基础逐渐抬高,每院的正房均为五间两甩袖,唯独第四个院比较特殊,除地基居高之外,北、东、西三面均为两层楼房,其底层却为三个单体建筑,至二层又相互连通,据说该楼为小姐闺房,北屋正厅距后墙一米为木结构固定为屏风,屏风后为一节木楼梯,二楼正厅前面木雕花纹方格,装修考究美观,东西厢房顶部及女儿墙,全系预制砖,切成假飞檐,工艺高超,很有研究价值,第四院的后偏院,盖三间两层东屋,下有地下室三间,外观为两层,实际是三层,地下室采用砖砌拱圈,冬暖夏凉。

偏院为仆人、长工、牲口共处的大杂院,整个院落的左侧为4米宽的大过道,过道门口同宅院大门并列,内有旁门和宅院相同。该院正大门平时禁闭,只是在吉庆和婚、丧时敞开,平时走旁门过道。

徐家大院房屋结构为砖木结构,部分部位以木结构做为骨架,交换部分一般采用楔头连接,屋顶为平顶,在梁上架檀,檀上架椽,椽上铺方砖,然后上大泥,泥上用白灰捶顶。外墙荷重,每进中间为三间厅堂,两边有隔扇均用上等木料雕刻而成,厅堂前有大红明柱两根,青石柱础,柱础为鼓形,柱上架梁,设为平房,室内顶设有二架梁,显得格外整齐、美观,墙厚约50厘米,外砖内坯,白灰抹面,内墙砖砌至窗台,厅堂正面为木结构,中间为四方花门,两旁为玻璃窗,室内隔扇分为东西两内室,连接甩袖。东厢房南北两头留过道,通往偏院,各有门可以关闭,每院西南角为厕所。全院建筑实属河北武安洺河两岸一处独特古建民居。

徐家大院因年久失修,加上“文革”时期的毁坏,全院呈现砖破瓦碎木实腐烂,残毁不齐。为了弘扬武安民俗文化,继承民间古建传统,武安市委、市政府决定专项投资95万元,进行修复,由市文保所承建,于2006年元月动工修建,按徐宅原样不变全面整修,使大院再现神采。

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之后,徐家大院的房主移居境外,此后房子由当地伪政府管辖。一九四五年十月,高树勋将军弃暗投明,在马头镇起义后,率部至伯延驻扎,徐家大院做为新八军的军部,在这里驻扎了一年。解放后,徐家大院做为县公产,由伯延区公所、伯延乡政府、伯延人民公社先后在这里办公,直到一九九七年五月镇政府办公楼建成搬迁。在这五十年中,徐家大院作为伯延的政治经济中心,演绎了一出出令人难忘的往事。一九六一年五月三日至六日,敬爱的周总理带着农村食堂、公社体制、机耕地等问题到武安伯延调研,在这里,总理多次召开干部群众座谈会,体察民情于困苦之中,制定新的政策于危难之际,并向在上海调研的毛主席通电话,周总理在伯延结识的朋友张二廷力荐总理解散食堂,说出了老百姓想说而不敢说的真心话。随后,集体食堂解散了,公社体制缩小了,张二廷对中国农村的贡献,实在是太大了。以至后来围绕食堂问题而出版的回忆录、记实作品、访谈、小说、电视剧等,无一不是周总理实事求是、体察民情的真实写照。

愿徐家大院坚固永存,激励后人。

 

作者简介:徐天明,男,河北省武安市伯延镇人,原市化肥厂工会主席,退休干部,伯延徐氏第十一代之后裔。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