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 戏曲文化 - 武安傩戏
武安傩戏
 

戏曲文化 加入时间:2010/7/30 8:34:38 来源:admin 访问量:3008

 

傩,系上古时期人们图腾崇拜时所举办的一种仪式。其目的是祈求神灵为人们逐鬼除疫,过上安宁的生活。古傩由祭祀请神和驱鬼两部分组成,祭祀请神部分庄重严肃;驱鬼部分热烈火爆,并以舞蹈形式来表现其内容。因其场面宏大,参演者众多,故而曰“大傩”。武安傩戏是集迎神、祭祀、傩仪、队戏、赛戏和多种民间艺术形式汇集为一炉的民间传统艺术综合体。武安傩戏分布在武安市西部的固义村,北部的白府村和得意村,东北部的南田村,东部的康宿村和东通乐村等。目前,武安傩戏传承下来,并能够演出的只有固义村和白府村。

武安傩戏具有如下基本特征,一是祭祀对象和形式独特;二是规模宏大,场面壮观;三是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四是表演者所戴面具、所扮演角色,原始古朴;五是鬼魂归宿到蒿里山的观念古老久远。

武安傩戏历史久远,起于何时,尚待考证,但据专家从固义傩戏的规模、阵容和角色进行考证,该傩有北宋时期(960—1127年)宫廷大傩的遗风。关于固义傩戏面具的来历,该村傩戏剧目《点鬼兵》中说是来自春秋时期的唐山县镇殿村,即现在的河北省隆尧县境内,具体情况待进一步考证。据村民传说,大型傩戏《捉黄鬼》,是明代中叶(约1500年)固义村民丁端从河北蔚县境内的小五台山学来。该村现存傩戏抄本最早的距今已有172年,即清道光十四年(1835年)。白府傩戏《拉死鬼》的实质是驱除滞留村中无人祭奠、危害人畜的野鬼,结局是把死鬼拉到用柴禾与纸钱堆成的“蒿里山”上烧死。人死后鬼魂归宿“蒿里山”的观念,早于民间传说的人在阳间作恶干坏事死后下到阴曹地方府的说法。这充分说明该傩戏《拉死鬼》历史的久远。

武安傩戏由祭祀和演出两大部分构成。祭祀和演出有时单独进行,有时交叉进行。时间农历正月十四至十六日3天。

祭祀由请神、迎神、祭神、送神四部分组成。请神即请白眉三郎、赤峰三郎、白面三郎和冰雨龙王;迎神即迎接玉皇大帝,以及城隍、财神、关公、五道、土地、寿星、四值功曹、四尉、绿脸小鬼等;祭神指祭祀虫蝻王和冰雨龙王;送神即把木雕神灵像送回庙中。据村中老年人回忆,旧时要摆许多个神灵牌位。演出主要的队戏(包括脸戏即面具戏)、赛戏、花车、旱船、舞龙、舞狮、霸五鞭、武术等民间形式。直接参加演出的有600多人,连同辅助人员,总数不下1000人。

武安傩戏的重头戏是捉黄鬼。捉黄鬼是一出沿街演出的队戏,其角色有阎罗王、判官、大鬼、二鬼、跳鬼和被捉拿的对象黄鬼。黄鬼即是洪涝、虫害、疫病等为人类造成灾害的拟人化形象,又是象征人间忤逆不孝、欺小凌弱、对长者不尊、忘恩负义、欺诈害人等邪恶势力的代表。表演中通过对黄鬼进行开膛挖肠和抽筋、剥皮的极刑处置和一系列仪式,以示对人们进行警示教育。表现出了人民群众对战胜自然灾害,确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畜平安,世道安宁,和睦相处,光明正大的美好愿望。在武安傩戏中有段唱词是“元宵佳节喜迎春,妆文扮武逐灾瘟;扬盾执戈行傩礼,五谷丰登贺太平。”道出了“武安傩”的演出目的及意义。

武安傩戏具有较大的国际影响。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曲六乙先生曾于1995年在武安观摩演出时兴奋地说:“固义《捉黄鬼》是我十几年来所见过的傩戏中内容最丰富,最激动人心的一次。它有深厚的历史意蕴和很高的研究价值。”1998年,经文化部批准,中国傩学研究会联合8个部门,在武安举办了“亚洲民间戏剧民俗艺术国际观摩与艺术研讨会”,来自世界上7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名专家学者观摩了傩戏演出和进行了研讨。

近年来,中央电视台、河北电视台、台湾三立电视台等数十家媒体先后对武安傩戏进行了拍摄和报导。武安傩戏以其庞大的场面,恢弘的气势,久远的历史,以及极高的学术价值,将对研究中国传统仪式戏剧产生巨大的影响。

2006年6月,武安傩戏先后被河北省和国家分别列入省级和国家级第一批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