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 戏曲文化 - 武安落子的起源、表演艺术与音乐唱腔
武安落子的起源、表演艺术与音乐唱腔
 

戏曲文化 加入时间:2010/7/30 8:33:24 来源:admin 访问量:2416

 

 

      

武安落子系本县独有的地方剧种,据初步考证,落子约产生于明嘉靖年间,经长期演变而日臻成熟,武安人至为喜爱,街头巷尾,田间地头,常可听到吟唱之声。

一、起    源

武安落子源于民间曲调,经历代艺人口传、加工、改革,逐步形成独特的音乐风格和表演艺术。明代胡赛所著《武安史话》有“武俗善歌,班头开明”的记载,武安明代即有戏楼,落子戏当为演出剧种之一。最初称其为“硬歌”,即无乐器,坐着硬唱,后逐渐发展为一人脚踏小鼓,手持竹板,顺口编唱。至明末清初,有的地方又出现了“打霸王鞭”、“翠月檀香“的舞蹈形式。随着时间的推移,“硬歌”的曲调与“翠月檀香”舞蹈形式相结合,构成了武安落子的早期艺术。此后,唱腔、戏装、道具、化妆、伴奏均有发展和改进,形成独特的风格。

落子所演戏文多由当时地穷秀才编写,素材大都源于家庭琐事,儿女之情,为群众喜闻乐道。1940年版《武安县志》记载:,“武俗好戏,酬神演唱无日无之,甚有一日数台者。农民喜平调(本地土戏),绅商以皮簧梆子为宜,村夫、愚妇最迷落子腔,惟其戏有伤风化,历来禁演“。落子之为民众所喜爱,可见一斑。

二、表 演 艺 术

落子戏行当较齐全,主要有小旦、青衣、小生、小丑、老生等。昔时分工不甚严格,小旦、小生大都相互兼演,三花脸还能演老旦、彩旦、有些三花脸又可由小生代替,小旦又可代娃娃。近来行当分工较前严格,但仍有兼演现象。舞台道具较为简单,表演不以武功和戏曲程式丰富见长,将秧歌、高跷等民间舞蹈及实际生活中的某些动作融于戏中,边唱边做、且歌且舞,既叙事又抒情,活泼自如。道白使用武安方言,庄谐兼重,常有妙语联珠,具有强烈的乡土气息。

三、音 乐 唱 腔

早期伴乐比较简单,明末清初的硬歌只有锣踏鼓,清末舞蹈的引入又增添了镲钹,民国年间老世人胡文亮、王继的又发展了吹奏乐笛子、   子,魏洪昌等向外地学习,又增添了二胡、笙,建国后又加入了三弦、低胡,现在有的剧团还增加了琵琶、大提琴、月琴等。落子的板式有慢板、流水、散板、悲腔、快腔、栽腔、扣板、老二板、赞子语、砍头句、高腔、娃子腔等。常用曲牌有扬州开门、南八板、哪吒令、簸表子、小开首。唢呐曲牌有慢板、二板、三腔。打击采用锣鼓经、勾撕谣等。

其唱腔有口语化说唱的特点,武安方言与曲调结合非常紧密,保留有大批的入声字。悲腔和哭迷子的哭唱,声调高亢,起落也大,颇类当地办丧事时妇女的哭腔。流水板则如从容不迫的日常叙语,亲切自然。

四、剧    目

落子上演剧目有140多个,代表性剧目有《借髢髢》、《吕蒙正赶斋》、《端花》、《老少换妻》、《小过年》、《借当》、《蓝桥会》、《何文秀》、《卖布》、《大隔帘》、《二隔帘》、《王小赶脚》、《闹驴》、《跪花厅》、《访昆山》、《系孩子》、《闹书房》、《机房训子》、《大上吊》、《顶灯》、《安安送米》、《打丁僧》、《杭州失印》、《抱灵牌》、《皮秀英告状》、《劝九红》、《村选》、《杨四的派款》、《范小丑参军》、《打春桃》、《扫荡》、《阎家坟》、《密兰对象》、《茂林事变》、《卖妙郎》、《钱三请客》等。

据《武安县志》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