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 商邦文化 - 武安旧事
武安旧事
 

商邦文化 加入时间:2010/7/30 8:30:10 来源:故事中国网 访问量:894

 

武安的药材富商孙家,民国初年才在东北做药材生意,想当初孙家弟兄孙道武和孙道文 ,推着从安国装满药材的独轮车,一路风餐露宿路远迢迢地走了一个多月到东北贩卖药材,没想到两个小贩就此发迹,在东北扎住根基开了店铺,几年下来就赚得内外淌油,成了大药材商。

 民国末年,孙道武的女儿孙怡照已长大成人,只待婚配,但孙怡照心性高傲,不肯随意嫁人,要找一个如意可心的才嫁。孙道武常年在东北做生意,家中事往往不能亲自过问,也就由着孙怡照散漫成长。随着日军侵占东北三省,孙家药材铺的生意很快衰败,孙家弟兄就有了撤回老家的打算,但老家更是蒋共不戴天土匪猖狂,像孙家这样的大药材商,若不托庇地方保护,难免会遭到索财惊扰。于是孙道武就由东北回武安给回撤做准备,这其间主要是攀附强权寻求庇护。邯郸的警备司令武大治,听说孙家财厚孙怡照又美貌可人,就让人去孙家给他的儿子武令耀说媒。武令耀是武安城治安队的队长,吃喝嫖赌为恶做歹,无人敢惹,是个臭名昭著的恶少。孙道武为求庇护,不管女儿同意不同意,就和武家结了亲家。

 那时,孙怡照正和武安城内的一位年青教书先生两情相悦着。教书先生姓孟,长得修颀俊朗,戴副小圆眼镜。那日,孙怡照上街买东西,在货摊上买好东西转身回走时,和后面的人撞了个满怀,时值深冬,那人穿着件蓝袍,脖子上围着一条洁白的围脖,鼻子上架着副小圆眼镜。那人当即后退两步,向孙怡照歉然笑着说:“对不起,撞了你。”孙怡照看着那人,骤然羞红了脸,那一刻她知道自己遇上了意中人,更巧的是那人是孙怡照的弟弟孙怡明的老师,姓孟名广林。孙怡照不用挖空心思谋求和孟广林相见,只需借口去学校看弟弟,就能很容易见到孟广林。

武令耀早知孙怡照的美貌,所以两家一结亲,他就恨不得当下将孙怡照娶到手。孙怡照强烈反共这门亲事,孙道武看百般劝不转女儿的心意,勃然大怒说明:“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生逢乱世又有这般产业,不依附强势保护,何止财产难全,就是你我性命都是朝不保夕的事。“不再理会孙怡照的反对。

孙怡照决定和孟广林外逃私奔,两人在一个晚上,携带着简单的行李出逃,哪知还没有出城,就给治安队抓住了,被带到武令耀的面前。武令耀对孙怡照和孟广林的事已有所闻,这时一看什么都明白了,派人将孙怡照送回孙家,并捎话说三天后迎亲。第二天,孟广林就被以串通共党的名义枪毙了。由于孟广林只身在武安教书,尸身没有亲属收葬,不知什么人将他装在一口薄棺里,停厝在城郊的一座破庙里。

武家给孙家送来了彩礼,金银饰物一应俱有。孙道武要孙怡照看看送来的东西,孙怡照惨然冷笑说;“足够下辈子用了。”

迎亲那日,武大治几乎动用了整个武安城的警备人员,给足了孙家脸面。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停在孙家大门外,孙道武急忙去催促孙怡照快点梳妆好地上轿,可屋内久无声息,门又从内闩着。孙道武慌了,叫人撞开屋门,只见孙怡照赫然悬在粱上已无气息了。

喜事变成了丧事,武家大觉晦气,孙家早已号啕起来。武家不承认孙怡照是武家的媳妇,按例孙怡照不能入葬孙家祖茔,孙道武只能将她孤零零地另葬一处。下葬时,孙道武悲从衷来,将武家送的彩礼悉数陪葬。如此厚葬,引得盗墓贼眼红,不久孙怡照的坟就给盗挖开了,里面的陪葬品不仅被洗劫一空,连尸体也不见了。奇怪的是破庙孟广林的棺材也不见了,武安城外却一夜之间多了座高大的无主坟墓。

遂有流言说那无主坟墓是孙怡照和孟广林的合葬墓。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