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 商邦文化 - 勃利的武安药商
勃利的武安药商
 

商邦文化 加入时间:2010/7/29 15:14:47 来源:张华民 访问量:1160

 
 

   黑龙江勃利,这里本来是一个纯粹的农桑山区,历史上只有京城贬官被流放到宁安,才可能与这个城擦肩而过。

    踏上平荡的勃利路面,这原是一条古代官道,一条弥尘商路。冒险商人躲过劫匪,车装马驮地把商品运到风雪连天的北方乡村。乡村人第一次看到光芒耀眼的细绸软缎,粉香玉器。由城商的启发,我们的农夫也大胆地倒运起商品。后来一代一代去仿效父辈的行当,甚至许多第一次上路的儿孙们,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金光闪闪的银两,就永远倒在了这条神秘诱人的官道上。

    地域的闭塞,商家的保守,逐步形成的农家小户零打碎敲式的经营模式。这不仅不利于形成商团,而且还经常受到居心叵测的大买卖人的吞饬和盘剥。重难之下,一些畏惧的商人终于屈服,弃商去经农。

    最初的第一步终于由刘子仁汽车公司迈出。

    民国十四年,业主刘子仁等三家集股,购进四辆德国产“万国”牌货车和两辆客车,开办了勃利第一家长途汽车公司,往返于青龙山、刁翎、二道河子之间。现代快捷的运输,让商家重新看到了商机。春季开江,勃利的谷物、土产、山货、毛皮开始从依兰由水路运出,冬季则送到梨树镇装火车销往各地。汽车,让山城商业活起来,让商家的买卖转了起来。

    这时,我们武安人出场了。

    我们的先辈们踌躇满志,挥师北上。他们随身带的不是京城大枣,不是贵重盘缠,不是贴身细软,而是弥漫着呛人味的各类中医药材,枯根瘦干,死虫亡蚁。这些武安人简直疯了,带这些干嘛?因为他们看到刚刚解冻苏醒的北方山村需要这样的东西,他们做着北方药王的美梦,要迫不急待地给缺医少药的关东人送来驱病消疫的科学良方。尽管劫匪堵围、虫咬蚊叮,但都未能轻易动摇他们的北上决心。果然,勃利城大方地接纳了他们。这是勃利人第一次张开宽厚的手臂迎来纯粹的外乡商人。

    何子清,投资2000元建起“和发盛”药店,成为第一家在勃利竖起招牌的河北药商。他经营京广中药饮片、中西成药、文具纸张、各种茶叶等千余种商品,生意极其兴隆。“义和隆”的翟长信,远比同乡何子清做的更大,由顾客盈门的第一柜,人称“西柜”,迅速发展成人头济济的支柜“东柜”。两柜,店门高悬色泽鲜丽的黑地金字横匾。还破天荒地邀请当地名医张荣久坐堂看病,慕名求医讨药者川流不息,很是火旺。武安人刘芝汉开设的“惠存厚”药店,以另辟西药为主,兼营批发,是当时武安人在勃利资金雄厚、商品繁多的一家批发兼零售的药店之一。

    之后,武安人靳志恒、霍世修等人及合并后的“元和祥”药店,给民国的勃利药业写下了一篇灿烂夺目的历史, 以至于后人闲谈起武安人也赞不绝口。

    一个世纪悄然走过,艰难坎坷的武安商贾没给自己留下什么。带不走的,是一座新城,这是商贾为之奋斗的全部。一百年后的今天,我重新来到这里,回味悠长。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