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 磁山文化 - 略谈磁山与裴李岗文化的关系和发展
略谈磁山与裴李岗文化的关系和发展
 

磁山文化 加入时间:2010/7/29 15:02:53 来源:邯郸市文物管理处 乐庆森 访问量:1494

 
 

磁山、裴 李岗文化主要分布在冀中南地区和豫中地区。分布于冀中南地区的以磁山遗址为代表,与之相同的遗址还发现于磁山附近的牛洼堡、西万年以及河北中部的上坡遗址。分布于豫中地区的以裴李岗遗址为代表。除与之相同的莪沟遗址外,在豫中地区的颁布相当密集。由于它们的文化面貌独特,区别于新石器时代诸文化,在年代上早于仰韶文化,一般认为它属于新石器时代早期偏晚阶段。磁山与裴李岗、莪沟遗址都进行了大面积的发掘,新的发掘材料的公布,不但增添了黄河中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研究内容,而且对磁山与裴李岗文化遗存的性质和特征有了新的认识。在此是对磁山与裴李岗这两种文化遗存的相互关系及发展去向问题谈一些看法。

在讨论磁山与裴李岗遗存的关系之前,仍有必要综述一下磁山遗址的文化特征。磁山遗址属于磁山文化遗存可分作两期。两期之间是直接继承和发展的两个阶段。文化面貌基本相同,又有一些差别。它们的主要文化特征和差别是:

在建筑遗迹方面,第一期文化中未发现明显的房屋建筑基址;第二期文化中发现两座直径约3米、深约1米多的圆形或椭圆形半地穴式房基。发现的窖穴有圆角长方形、圆形和椭圆形三种。两期均以圆角长方形居多。而在第一期文化中圆角长方形窖穴占80%以上。在第二期文化中圆角长方形的只占67%。可见圆角长方形窖穴减少。圆形、椭圆形窖穴增多是一进步现象。

在石器的制造技术方面,一期文化打制及打磨兼制的占43%,磨制石器占57%;二期文化打制及打磨兼制的占34.6%,磨制石器占总数的65.4%。打制石器减少,磨制石器增多,显示出二期在制造技术上的进步和发展。

在主要生活用具陶器方面,磁山的陶器烧成温度为880930c,陶质有夹砂红褐陶和泥质红陶。在第一期文化中少陶占90%,泥质红陶占10%;第二期文化中夹砂陶占80%以上,泥质红陶近20%。夹砂陶减少,泥质陶增多是一种发展趋势。陶器表面带纹饰的在第一期文化中占50%,而在第二期文化中只占20%,素面陶显著增多。在器物类别上,一期的主要器物是陶盂、支座、深腹罐,三足钵有少量发现,但只占整个器形的1.9%;二期的主要器物依然是陶盂、长座、深

腹罐,而三足钵已占器形总数的8%,并出了圈足罐及小口颈罐。主要器形的变化也是很明显的,如陶盂在第一期腹较深,饰浅细绳纹或篦纹,底部印有编织纹;到第二期时变为直口、浅腹,器形增大在,多饰附加窄堆纹,不见细绳纹、篦纹和编织纹。深腹罐由饰浅细绳纹、篦纹的大平底变为素面小平底。从上述情况来看,磁山遗址第二期文化与第一期文化比较,在建筑、石器制造技术上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在陶器方面,泥质陶增多,带纹饰的减少,器类增加,器形变大。二期的文化因素都是在一期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裴李岗遗址和莪沟遗址是相同的文化遗存。这类遗存的文化特征与磁山遗址有较多的相似之处。如在房屋遗迹方面,莪沟发现在半地穴式房基,有圆形和方形两种,而以圆形的多,直径在2.23.8米之间。与磁山的房基大小、形式基本相同。不同的是方形房基不见于磁山。在窖穴方面,裴李岗以圆形、椭圆形的居多,与磁山的同类窖穴大致一样。磁山大量的圆角长方形窖穴大在裴李岗遗址中也有发现,但都很浅且数量小,另外莪沟遗址出现少量袋形窖穴不见于磁山。

在石器制造技术方面,裴李岗以磨制为主,打制的较少,在主要器物石磨盘、石铲、石镰方面,与磁山的同类器相同或相似。只是裴李岗的收割工具石镰多些。石器制作的相当精致,制造技术较磁山先进些。

  在陶器方面,裴李岗陶器的烧成温度为900960 ℃ ,与磁山的基本相 同而略高些。在陶质上,裴李岗主要有夹砂红陶和泥质红陶。以莪沟遗址方面的统计数字为例,夹砂红陶占77.62%,泥质红陶占21.85%,与磁山二期的陶 质比例比较接近。所不同的是裴李岗出现少量的泥质灰陶在磁山尚未发现。在陶器表面装饰上,裴李岗同样是以素面陶为主,纹饰陶只占9.65%,与磁山比较和二期文化比较接近,而与一期相差较大。不同的是磁山二期文化中仍遗留的浅细绳纹不见于裴李岗。在主要器形上,裴李岗主要发现有深腹罐,三足钵及多种形式的壶。这些器物与磁山的同类器物相比也很接近,尤其是深腹罐和莪沟出土的大口罐与磁山的其本相似。所不同的是磁山陶盂和支座不见于裴李岗,裴李岗壶的形式较磁山的多样化,如圈足壶、  底壶、三足壶等不见于磁山。另外裴李岗上层出现的陶鼎在磁山少见。

总之,磁山与裴李岗的文化面貌有较多的相似之处,又有很大的差异,究其原因可能主要有两种:一是两者之间有承袭关系,呈现出的差异是时代早晚的特征;一是平行共生的两个不同文化反映出的各自特点,由于时代相当,地域邻近,相互影响而呈现的相似因素较多。

 从裴李岗众多的文化因素较磁山进步来看,由裴李岗文化遗存发展为磁山文化遗存的可能是不存在的。因为任何一个文化都是向前朝进步的方向发展,只是有时快些有时慢些,而绝不会倒退的。那么,是否较原始的磁山文化遗存发展成为裴李岗文化遗存的呢?从磁山一期到二期之间与裴李岗之间,由长方形窖穴为主到袋形窖穴的出现,由打制石器逐渐减少到磨制很精制的石器制造技术,由夹砂陶逐渐减少,泥质红陶逐渐增多和泥质灰陶的出现,素面陶由50%80%上升到90.35%,细绳纹由多到少与没有发现这些现象看,似乎存在这样可能。但碳—14年代测定数据表明,磁山与裴李岗的年代是基本相当的,而且裴李岗的年代还偏早些。在主要器物的形式上也看不出它们之间的演变关系,尤其是磁山典型器物陶盂、支座在裴李岗不见踪影,因此存在这种关系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上面的分析符合客观实际情况的话,它们只能是平行共生相互影响的关系。关于它们的命名,我们赞成分别称作磁山文化、裴李岗文化的意见。

 关于磁山文化的发展去向,较多的意见认为仰韶文化后岗类型是它的继承者。由于对后岗类型的内涵认识不一,也有相异的观点,我们拟对此问题谈一些认识。 

后岗类型的遗存经过考古发掘的主要有安阳后岗遗址,磁县下潘汪遗址,界段营遗址,正定南杨庄遗址。上述遗址根据文化特征可以归为三类。第一是以·下潘汪仰韶文化第二类型为代表,包括界段营遗址的后岗型,西万年遗址仰韶遗存;第二是南杨庄遗址的无彩陶出现的以鼎、釜、支座共存的早期部分,包括后岗一期文化中无彩陶出现的早期单位;第三类以后岗1971年发掘的第三层为代表,包括南阳庄遗址炊器以鼎为主彩陶比较流行的部分。这三类遗存交错分布于同一个地区,有的两两共存于一处遗址内。从它们的文化特征和后岗的地层叠压关系看,以鼎、釜、支座共存的无彩陶或彩陶较少的第二类遗存早于以鼎为主要炊器不见支座而彩陶比较流行的遗存,即第三类遗存。从第一类遗存中以支座、釜为主要炊器,不见彩陶和鼎的特点看它早于第二类遗存。这三类遗存除上述主要差别外,文化面貌大致是相同的。它们应是一个文化类型的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并且是紧密衔接的。从陶器的演变情况可以看出,如陶钵由早期的平底浅腹变为圜底深腹敛口,碗由平底变 为凹底.盆由敞口浅腹变为敛口深腹,彩陶从无到比较流 行,鼎由少到多.支座由灶取代。尤其是罐由早期向中 期、晚期的变化更为明显。如西万年的泥质罐(t1289) 与后岗1972年发掘的罐(t:④:9)到后岗1971年发掘的罐(H22);下潘汪的夹砂弦纹罐(y13)与后岗1972 年发掘的罐(H56)1959年发掘的i式罐(TGI③: 5)。基本上是一个由高变矮,由瘦变胖的演变顺序。 

用后岗类型早期遗存与磁山文化比较,显然存在着渊源关系。从地域上看,两者是基本重合的.从时代上 看,它晚于磁山文化,但相距也并不太久。从文化因素上 分析,磁山文化使用支座的习俗被后岗类型所继承,并且 持续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平底的釜当是由盂演变而来。 西万年仰韶遗存中的直壁盂、三足钵足、支座及无足磨盘 的存在,也反映了它们之间的承继关系。另外,下潘汪遗 址的小平底浅腹钵,平底斜腹碗,界段营的平底双耳壶都明显地来源于磁山文化。因此我们认为,后岗类型的文 化是磁山文化的继承者。

在裴李岗文化的发展去向问题上,有的意见认为后岗一期文化是由它发展来的。笔者认为,后岗一期文化 是后岗类型的一部分。尽管裴李岗文化对后岗类型的形 成产生过一些影响,但不是它的直接继承者。有的文章 曾指出:在豫中地区有一个新的文化类型,将可能为裴李岗文化找到去向。河南临汝中山寨遗址的试掘也说明,裴李岗文化的发展去向应该在豫中及其附近地区。中山寨遗址的下层属裴李岗文化遗存,中上层属仰韶文化遗存,从中层出土的带锯齿的石镰、石铲、磨棒等都具有裴李岗文化的因素,既表明中层的文化因素继承了裴李岗文化,也表明中层的年代距裴李岗文化并不太远。而从中、上层的仰韶文化遗存中的 i式鼎(T102 ③:17)、器4座(H83)、罐(H81)、IV式盆(T102 ② :7)的形制以及扁体 釜 的使用和彩陶陶纹饰等方面考察有发展为大河村文化的趋势。很可能大村文化类型是裴李岗文化的间接继承者,而它的直接继承者也一定在河豫中及附近地区,而不在其它地方。

武安市人大常委会主办       地址:武安市中兴路1450号       邮编:056300

电话(传真):0310-5650524      邮箱:rdzls@ward.gov.cn

武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冀ICP备08105478号